用户注册 登录
珍珠湾全球网 返回首页

宜修的个人空间 http://bay.zhenzhubay.com/?14 [收藏] [复制] [分享] [RSS]

日志

[“八一”征文]生死关头—记战争岁月中我与敌人的两次惊险较量-- ...

热度 36已有 18706 次阅读2012-7-16 00:32 |个人分类:史海钓沉|系统分类:【文队】-文章| 战争岁月, 抗日, 日本鬼子, 敌人, 老乡

生死关头


   
记战争岁月中
与敌人的两次惊险较量--

 

墨珍

 

  

一、    军民鱼水情助我脱险

 

       1942年的春末,正是抗日战争最艰苦的时期,当时我担任华北冀中军区第九分区卫生处第一卫生所看护班长。日本鬼子在1942年秋季大扫荡之后,对冀中地区不断地蚕食:挖壕沟,三里一岗楼,五里一碉堡。我所属的部队在严峻的形势下,被迫撤到京汉铁路以西。为了照顾伤病员,我奉命留下在敌占区继续工作。

 

        当时工作的环境非常艰苦。夏天,我们利用“青纱帐”作掩护,在庄稼地里挖洞,隐蔽伤病员 。冬天,我们撤退到村子里,在老百姓家里借住,并且挖洞或地窑,以备敌人扫荡时藏身。为了掩护真实身份,组织上还为我们每个隐蔽在老乡家的同志取了化名, 并托关系,办了敌占区的“良民证”。迄今,我仍清楚地记得组织上给我起的假名—“安江果”。

 

       1942年冬天,我借宿在一户有兄弟两个的人家。老大夫妇是普通的农民,老二是中共党员,是村支部的治安委员,老二的媳妇是妇救会主任。兄弟俩和他们的母亲同住在 一个院里。因为我在他家住了许久,除了份内的照顾伤员,还常常帮他们干活,所以和他们相处得十分融洽。当时我只有十八岁,而老大的媳妇已经是四十来岁的中 年人了。按当时的生育年龄推算,我应该和他家的头生孩子岁数相仿,符合隐藏身份,对外形同一家人。平时,我就称他家大媳妇为“娘”。


        1943年的春天,正是抗日战争最为艰苦卓绝的时期。一日,不知哪里走漏了风声,日本鬼子在拂晓时分,突然包围了我们藏身的村庄,端着刺刀,挨家挨户地搜查,不放过任何一个可疑的人。还记得我当时从梦中惊醒,眼看着鬼子闯进了我们住的院子。那时已经来不及钻地洞隐蔽……就在那危急的关头,房东家大媳妇抱着她才一岁多的小女儿从屋里走出来,一边喊着“别吓着我的孩子”!一边将鬼子挡在身前的刺刀分开,把孩子递给我抱着,以转移日本鬼子可能对我的注意力。

 

       就在这时,我突然想起来:前一天给伤员换药的篮子还没来得及藏入洞里,仍在屋子内放着。万一被鬼子看到,既暴露了我的身份,更会给房东一家带来不可想象的危险!正在我心里异常紧张、却又一筹莫展之际,令我意外地惊喜的是,平日机灵能干的老大媳妇也意识到了这一点。趁鬼子在院子和其它房间乱翻的时候,她进出几 次,机警地把篮子里的药瓶和换药的工具迅速地揣在缗裆裤的裤兜里,转移到了院子里一处不起眼的秫秸堆里……

 

        这时,平时被我称为“奶奶”、那两位房东兄弟的母亲,把我手里的女娃抱了过去,支使我去筛面。那份自然,就像对待自家的孙女一样……所幸我本人也是农民的女儿,农家的活计并不生疏。加之装束和普通的农村老百姓并无二致,丝毫没有引起鬼子的注意与怀疑。

 

        正筛着面,突然,我看见一位与我一样隐藏在村子里其他老乡家的同志,五花大绑地被几个鬼子推搡着朝村外走,正路过我所住的院子门口……我们相互认识,也都知道彼此的身份。但在那四目相对的瞬间,他只是平静地看了我一眼,一句话没说,就从我的面前从容地走了过去……这位同志的名字,我现在依然清晰地记得,叫郄荣昌。其实,他当时还不是中共党员,仅仅是加入了我们抗日队伍的普通革命同志。被俘后,不知他是被鬼子押到东北做苦力,还是壮烈牺牲了。六十六年过去,他始终生死未卜、下落不明 ……


        此次脱险后,我和其他同志当天,就迅速地护送伤员转移了。


        在如此残酷的抗日战争环境中,革命老区的普通百姓就是凭着一颗中国人的朴素良心,极大限度地发挥他们的机智与勇敢,在凶恶、残暴的侵略者面前无所畏惧,沉着、冷静地保护着和我一样的抗日将士。半个多世纪来,无论我身在何处、何等境遇,都始终不曾忘怀他们,并为他们的献身精神感动非常!他们大多不识文断字, 更无位高权重。但是,他们是中国的良心、是我们民族的脊梁!他们平凡中闪现的伟大,值得我永远缅怀和敬仰。


 

二、    南下途中有惊无险

 

        1949年初,我正在石家庄的华北医科大学(今白求恩医科大学的前身)学习。因为我爱人所在的华北补训兵团要奉命南下,未及毕业,我就随同我爱人所在的部队一起向南进发。到达南京后,部队开始整编整训。在南京庆祝过开国大典后,我们又接到命令,被重新编制到刘伯承、邓小平麾下的第二野战军(又称西南军区)军政大学。于是,我们再度出发,乘火车经南昌、武汉到湘潭后,开始了漫长的徒步行军。经过湘西、贵阳等地,开赴目的地重庆。


        新中国诞生初期,全国仍有许多地区尚未解放。未被肃清的国民党残余部队和乱匪仍不时地兴风作浪。我们这支南下的队伍,在初期的长途跋涉中,虽然一路上走走停停,但一直没有发生和敌人的正面遭遇。


        在贵阳过了1950年的阳历新年,部队行军至川、贵交界处,进入杳无人烟的十八盘山区。常常是一整天的长途跋涉,都吃不上一顿饭。那时,我正怀着我的第二个儿子棣。一天,不知从哪里搞来了几辆以烧木炭为动力的敞篷车,大家挤在车的地板上继续前行。尽管一路颠簸,但毕竟好过用双脚丈量山路!


        敞篷车行进在盘山路上,一侧是山,另一侧是深深的沟壑。行至途中某处,道路两旁出现了人群。有卖橘子的、有抬滑竿的,……一派山路中贩夫走卒的场景。

 

        已是中午时分,车子停下,我们一行十几个人开始休整。我爱人正准备到路边的树丛中小解,赫然发现从沟底杀出一伙武装分子,边开枪,边朝我们冲过来。而刚才那 些卖橘子的、抬滑竿的也加入了他们的偷袭行动,上下夹击。滑竿中根本没有轿客,而是一挺隐蔽的机关枪!!!这一惊非同小可,因为我们这一行人多是文宣人员,统共只有两支枪:一支是我爱人配带的手枪,而且子弹不多;另一支是通讯员的步枪。要对付这么多突如其来的敌人,谈何容易?!

 

        毕竟是经过长期的战争历练,我们一行人都没有慌乱,立即就地隐蔽,利用汽车当掩体和敌人周旋。我们几个女同志和没枪的男同志,还趁敌人不备,赤手空拳地抓了两个俘虏,把他们扭上了车。因为当时形势不明,处境危险,我们不敢恋战,迅速撤离。直到开到了前边一个比较大的村庄,才把抓获的俘虏交给了当地的村政府。 遗憾的是,两个俘虏中的一个,在撤离的途中,因为没有绳子捆绑,跳车逃跑了。


        将近六十年过去,这桩与敌人的遭遇在我们一行人心中始终是个谜团。直到今天,我和老伴还时常叨念起那次历险,并依然觉得蹊跷。这些人到底是什么来路?是溃败的国民党散兵游勇?可是从他们的装备和行动配合上看,又不像;是地方土匪?虽有可能,但他们袭击我们的目的究竟何在?我们解放军小部队既无钱、又无粮,一穷二白得毫无油水可刮,是人尽皆知的事实!而那个被押到村政府的俘虏又到底交代了什么?可惜当时时间紧迫,任务在身,急于赶路,没有来得及了解俘虏的口供。值得庆幸的是我们一行文职人员能够在敌众我寡、突遭袭击的情况下毫发无损,全身而退,而没有一位同志被俘或受伤,我所怀的孩子,也没有因此而蒙受伤害。


        光阴荏苒,斗转星移。今年端午,我将年满85周岁,已是耄耋之年。许多往事的记忆虽已日渐模糊,但战争年代发生的这几件事,仍然在我脑海里时有浮现,并仿佛昨日般清晰地历历在目。它们时时地提醒着我:不要忘记那些曾经为祖国的解放、人民的自由而浴血奋战过的战友同志,不要忘记那些在危难困苦的环境下帮助过我们的普通百姓;提醒我珍惜今天这我和我的战友们曾为之浴血奋斗过、来之不易的和平时光,也提醒我把这些战斗岁月中的难忘往事传达给在和平年代中生长的后代
子孙

 

    忘记了过去,就意味着背叛!

 

二零零九年五月一日录于北京


墨珍口述

孙媳宇星记录

儿媳蓓整理

次子棣、女宜修校对

 

注:为庆祝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六十周年,受某单位邀约,本文经当事人口述成文。终稿以当事人核实后的版本为准。未经许可,请勿转载。感谢合作!


路过

鸡蛋
32

鲜花
2

支持

雷人

难过

搞笑

刚表态过的朋友 (34 人)

 

发表评论 评论 (104 个评论)

回复 RidgeWalker 2012-7-16 00:38
这才是文队的精华
回复 VANO 2012-7-16 00:38
SF
可紧张了,我看见翰山同时和我的表态落下的哦。
回复 bl_518 2012-7-16 00:42
RidgeWalker: 这才是文队的精华
搞错了不是,她是武工队的~~~~~~
回复 bl_518 2012-7-16 00:45
好文,武工队的文采不输他人啦~~~~~
回复 乔雨风 2012-7-16 00:50
民族的脊梁!
回复 石一刀 2012-7-16 00:51
青纱帐,甘蔗林,不知为啥想起郭小川的这个诗
回复 岳东晓 2012-7-16 00:51
真是革命英雄!
回复 yuxin_9605 2012-7-16 01:30
敬仰革命前辈!
回复 lzh112 2012-7-16 01:43
宜修大姐家有革命老前辈。敬仰一下!
回复 hr8888hr 2012-7-16 02:04
bl_518: 搞错了不是,她是武工队的~~~~~~
对老一辈的革命者, 内心怀有一种肃然起敬的冲动!
回复 婉儿 2012-7-16 02:06
好文, 献花!   
回复 伊兰泓 2012-7-16 03:06
亲耐的,你是额们武队的,立场要坚定啊!
回复 cat 2012-7-16 03:15
不管什么队的献花!
回复 cat 2012-7-16 03:17
他们袭击时并不知道这支部队没油水,只要能占便宜他们就可以试一下。对解放军的正规部队他们不敢下手,这就是他们的机会了。
回复 bl_518 2012-7-16 04:08
hr8888hr: 对老一辈的革命者, 内心怀有一种肃然起敬的冲动!
是的~~~~~~
回复 蓝天绿地 2012-7-16 04:15
'次子棣、女宜修校对' 革命家史 ,鲜花!
回复 燕山红场 2012-7-16 04:19
    敬佩!难忘!祝福老人家康健长寿!!阖家幸福!
回复 鱼雷一号 2012-7-16 04:47
向革命前辈敬礼
回复 绛紫湮 2012-7-16 05:06
好文
回复 pengl 2012-7-16 05:21
敬佩!献花!

facelist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评论 登录 | 用户注册

Archiver|手机版|珍珠湾全球网

GMT+8, 2019-10-18 17:58 , Processed in 0.039140 second(s), 9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2.5

回顶部